欢迎进入浦君国际艺术中心官网! 微信二维码新浪微博收藏本站网站地图

浦君国际艺术中心

中国具有影响力艺术投资品牌带您作者手中取画,让您的投资藏品放心传世

全国站【切换城市】

请选择您要切换的城市:
浦君热线:135-2216-0002官方微信:135-2216-0002

他们正在搜索:杨飞云作品张海书法何家英国画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浦君艺术资讯中心 » 收藏市场行情 » 鲁晓波之鹤——画到无尘清彻骨

鲁晓波之鹤——画到无尘清彻骨

文章出处:查看手机网址
扫一扫!鲁晓波之鹤——画到无尘清彻骨扫一扫!
人气:-发表时间:2019-01-24 17:00【

鲁晓波

鲁晓波

水墨淋漓中的鲁晓波是一位与鹤同行的雅逸之士,自由写心、自在放怀。他的系列丹顶鹤灵动不羁、骨骼清奇、风姿万千,是一部真我、本我的心灵之歌,又是一部大自然的组曲。承继着中国文化的清逸之格,表达着中国绘画的写意之魂,延续着清华美院前辈艺术家设计与绘画并举的文风、文脉,并进入到人画相合、与自然相生的生命理想的追求之境。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他对画面的构成感,有着设计家本能的专业把握,也有着画家的真性情流露。线条走向、黑白灰布置、尤其是鲜明的黑白反差、点面对比、节奏等因素的匠心经营,使他的绘画别具一格,令人耳目一新。

石涛有云“法自何立,立于一画”。一画乃开篇之首笔,更是通篇之精神。首笔决定了画面整体气势的统一。鲁晓波注重一画,保持中锋用笔,长线条以S形出现,彰显着线条本身的律动,也使画面整体流动、活脱。用墨大胆,浓墨点染羽翅,灵透而不涩滞,也是他绘画的一大特色。刷刷点点中鹤的仙姿、逸态神采立现。独鹤清雅闲适,双鹤、群鹤凌波微步、举翼而逐、俯首而语、翩翩起舞、引颈高歌,互为交流、互为映衬、互为应答。它们相绕、凝视、呼唤、嬉戏、展翅、翱翔,似人间真情相依相恋,呼朋引伴,长喙和鸣,纯美、震撼,直抵心底。同时注重画面细节,酷爱摄影的他对丹顶鹤观察入微。如作品《云鹤清风》等,注重表现飞翔时鹤的脖颈向前伸直,傲然之姿在天空依然。这样的细节很多,像《鹤趣》等作品突出鹤舞时此起彼落的四足,活灵活现。可以看出他假以日夜蹲守湿地的写生功力、扎实的造型功底、对视觉感受的不寻常驾驭。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鲁晓波画鹤几乎不加背景,大面积留白入画,引人遐想。近景或画水波,或点蒹葭,皆系点睛之笔,意在表达鹤的自然环境属性,简约清淡,画面无垢无邪。偶有作品以松为背景,承传统衣钵,展松形鹤骨的精神气质。

画感至精而神变。丹顶鹤的种种形态、种种姿容,恰是鲁晓波先生内心的审美取向与精神诉求。透过外化的丹顶鹤塑造,看到了他内化的人格修养,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;对自身品性的自律与不断完善;对真与美的专注和坚守。他说:“很喜爱经典的传统绘画艺术形式,钟情于鹤,也是被它的清雅所打动,被它的逸达所感染。”清雅是中国古老哲学道家的主张,讲清气,讲真切做人,讲上善若水。他在画中修为,寻求契合自然、心纳万物的人生况味。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鲁晓波之鹤富于浪漫主义色彩和浓郁的诗意。中华民族被称为“诗性的民族”。汉字,本身就是形神兼备的心灵语言,蕴涵诗韵。《中国人的精神》一书论述我们的先祖观察理解世界的方式也是诗性的。在对自然的领悟中不是简单的描摹,而是追求“似与不似之间”产生的“气韵生动”,讲求“登山而情满于山,观海而意溢于海”的精神境界。所以说中国文化是“诗性文化”。从春秋的《诗经》,“以诗为经”的文化现象,世界独有,到战国的《楚辞》,再到汉魏的《乐府》, 唐诗、 宋词、元曲,诗的形式不断演变,但始终占据着中国艺术的主导地位。在“诗性文化”的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中国绘画,注重借物言志、回味无尽。

鲁晓波先生的丹顶鹤绘画有着中国文化、中国审美、古老哲学血脉相传的诗性基因。

有史记载鹤的绘画始于西汉,之后青铜器上有了鹤的倩影。到唐代鹤文化达至顶峰,成为意象精准的文化符号。文人雅士纷纷以鹤赋诗,以鹤入画。鹤之健康祥瑞为人所喜,但其不染尘俗、傲岸凡间、超迈旷达,闲心万里,才是中国文人寄情于鹤,抒怀于鹤的精神内核。

鲁晓波之鹤追求自由的精神与灵魂。飞动的笔触、浓淡相宜的墨色、点点朱砂红、飘逸的仙姿、开合的韵律,处处充满诗情。《二十四诗品》中的飘逸、超诣与沉着、缜密很能诠释他绘画的诗意:形质是飘逸灵动超拔的,而精神却是坚定从容朴厚的。在反差与互补中,呈现内心的丰富。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
鲁晓波作品《鹤》

著名艺术评论家王镛先生说,中国写意最可贵的就是以诗入画。鲁晓波先生的每一幅画都是一首诗。《鹤韵》,“低昂各有意,磊落如长人”;《云鹤轻风》, 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;《鹤趣》,“低头乍恐丹砂落,晒翅常疑白雪消”;《和风》,“从容雅步在庭除,浩荡闲心存万里”;《清风》,“心同野鹤与尘远,诗似冰壶见底清”;《鹤影》,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野”。清朗疏阔、气韵高轩......画作诗性文心难以一一罗列,吸引观者沉浸其中,梳理心灵,复归宁静与安然。

鲁晓波之鹤还有着一份难得的“任性”,这份“任性”,是他的不刻意取悦,一种任天真的纯净。艺术的高低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能否穷尽,或能否开创未知。很显然,鲁晓波的绘画表现了“化自然品格为人化品格”的种种心灵的可能性,对鹤画这种传统题材进行了当代转换,拓展了传统审美观,表现了感性与理性相融合的民族审美个性,赋予特有的笔墨语言。

画如其人。鹤,更象征君子,有高洁的心性、高雅的品位、高妙的才能。鲁晓波先生正是有着君子之风的“鹤鸣之士”。这次少见的来自于他创作的集中呈现,释怀了先生一藏二十余年的丹顶鹤情结,也展露了他作为艺术家最鲜活、最富激情的一面。激情引发出力量与潜能,使这次展出亦成为一个可贵的节点,自我突破的再出发,对自然环境审美观照和人文关怀的再加深,并以此与更多同道共鸣中国水墨情怀,升华天地人和的大美情致。


相关资讯:鲁晓波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

浦君艺术官网:www.pujunart.com 

此文关键字:鲁晓波

相关资讯